重生之妻命难为免费阅读-重生之妻命难为章节预览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狗万审核多久_万狗app怎么样_万狗新年库 > 重生狗万审核多久_万狗app怎么样_万狗新年 > 重生之妻命难为

重生之妻命难为

重生之妻命难为

10.0

手机阅读

来源:潇湘书院

作者:墨柒化

时间:2019-10-10 18:01

评语:欺她辱她者,必将百倍奉还!

云裳初武焕倾狗万审核多久_万狗app怎么样_万狗新年叫《重生之妻命难为》,作者是墨柒化,情节跌宕起伏,人物形象塑造饱满,这里为您提供重生之妻命难为狗万审核多久_万狗app怎么样_万狗新年免费阅读。狗万审核多久_万狗app怎么样_万狗新年主要讲述了:云裳初前世死去的时候正是少女的年纪,才十七岁,重生以后,她还是十七岁,只是这一次,她不会再那么傻了。

精彩节选:

男子畏畏缩缩的看着桌子上趴着的女子,有点犹豫,毕竟是将军府嫡女,他虽然是成王儿子,可是毕竟是庶出,若事情败露,他会不会被打死,毕竟成王可不缺儿子。

可是想想,眼前的少女虽然年纪小,却容颜娇美,聪慧过人,家世显赫,若能娶她为妻?他就能洗清他之前受的所有罪了。

而且背后之人告诉他,事成后,会让她嫁他为妻。

感觉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电光火石之间,云裳初起身一脚将男子踢翻在地,这一脚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。

“谁派你来的?”云裳初圆润的脸上充满了阴寒,露出了与她年龄不符的表情。

男子被踢了一脚,本来还有些犹豫的面孔瞬间怒气冲天,他顺手拿起旁边的花瓶,就向云裳初扔来。

云裳初顺势一躲,可是还有点力不从心,毕竟被下了药。

男子知道她有武功,也不敢贸然上前。

不一会儿,房间里能毁的东西都被破坏完了。

男子看着云裳初渐渐没了力气,瞅准机会,欺身上前。

云裳初看着像饿狼一样扑过来的男子,她有些胆战,她还是太过自大,可是,她还是不甘心,她还没有见阿齐,虽然她打算这辈子不在出现在阿齐眼中,不让他再喜欢自己,这样他也就不会死了。

可是,她还是有些绝望。

不管如何,这辈子,她只希望他过的好好的。

蝉夏急切的找寻着,听见屋子内传来的声音,一脚踢开门,就看见男子正在向云裳初扑过去,她用了平时最快的速度,可以用飞过来来来形容,一拳砸向男子的眼窝,紧接着在男子错愕之际又一脚踢向男子的裆部,接着密密麻麻的拳就向男子砸去。

云裳初震惊的看着她,这么多年,她竟然不知道她身边的丫鬟竟然会武功,而且远远的高过自己现在的武功,和她上辈子武功高低差不多,可是,她上辈子在阿齐来以后,才奋发图强开始苦练武功,而且还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教她。

而蝉夏比她长5岁,今年刚好18岁,可是她来她身边已经整整十年了。

在她发愣的时候,蝉夏已经解决掉了男子,而凝冬也推开门进来了。

映入眼帘的是发愣的云裳初,她脸煞白煞白的,虚弱的靠在柱子上,可一双眼睛却如鹰一样犀利的盯着蝉夏的背影。

而蝉夏的聊还踩在男子的脸上。

地上的男子,满脸是血,虚弱至极,眼睛紧紧的闭着,神情扭曲,只有嘴里发出的呻吟声,证明他还活着,可见下手的人有多狠。

“蝉夏,别把人打死,你带小姐先走,我来善尾,”从来都调皮,胆小的凝冬此刻却比谁都沉稳。

“小姐,解毒丸?”凝冬担心的说。

云裳初接过,没说话,一把填进嘴里。

云裳初看着两个丫鬟,心中翻云覆海。

“走,”云裳初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意,带着蝉夏出了门。

她们两在附近的厢房快速换了衣衫,往观景台走去。

她们两不知道的是,凝冬在两人刚出门,就从怀里拿出一粒药丸,塞进男子嘴里。

“女侠,饶命,”少年哭饶着。

“说,是谁?不然你别想活过明天?”凝冬甜美的小脸此刻都是狠意,她死死地盯着躺在地上的男子。

“花似锦,不管我的事,是朝云公主让我这么做的,女侠饶命。”

“呵?”凝冬轻笑一声,真是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来欺负他们家小姐了。

她一把提起地上的男子,将他扔到附近的柴房里。

……

此刻的观景台里,众少女都坐在提前准备好的椅子上,分为两排,而成王妃和两位公主坐在上面。

云裳初带着凝冬和蝉夏进来时,里面正在讨论众女比试的事情。

她忽视众人的目光,坐在了风瑶和顾静尔旁边的位置上。

刚坐下,风瑶就在她耳边说,“刚才要不是朝阳公主拦着,大家都想去找你,你怎么才回来阿?”

“路上迷路了,”云裳初面容镇定的说。

“我就说,成王妃提议众人比试呢?规则是第一个人先上去表演,然后表演完自己在指定下一个人。”风瑶关心的说道。

“第一个表演的是朝云公主,”顾静尔在旁边很自然的接过风瑶的话。

话刚说完,就见朝云公主走进了正中央,侍女给她把凳子和琴架都支好,她开始弹琴。

少女十指灵活的在古琴上勾勒出美妙的曲子,虽称不上花容月貌,却也如出水芙蓉一样美丽,此刻,她就是场中最亮的点。

花似锦刚弹完,成王妃就紧接着夸赞的话不断。

“我看皇姐这琴弹的极好,不如这下让云裳初也弹一曲,让我们众人听听谁更厉害,”花似容唯恐天下不乱的说。

“皇妹你不知道,我刚才上来的时候已经和苏妹妹说好了,这下让她接着表演呢?初表妹一会再表演吧?”花似锦笑吟吟的说。

苏阁老的孙女苏娅立马站了起来,向场中走去。

花似容嘲讽的看着花似锦,看着她走过来,直接嗤笑了一声。

花似锦的脸颊直接变红了,眼中却隐藏着恨意。

此刻,云裳初把目光投向了坐在对面靠山位置的云裳影。

两人目光在霎那间对视,云裳影露出担心的表情,云裳初微微颔首,示意自己没事。

云裳影乃云中浦最小的嫡出女儿。

云家这辈总共连庶出的女儿一共六个,嫡出的只有她和云裳影,其余的姑娘都出嫁了,只有她们两年龄相仿,两个府里虽然断绝了关系,但是她和云裳影私底下私交很好,只不过在人群中不敢表现出来。

她那会就让凝冬给云裳影送信,约她后日一见。

此刻,台上表演的火热极了。

云裳初再一次听到有人再说她,毕竟,以她的家世很少有贵女敢明目张胆的和她对着干。

台上说话的乃是成王妃的女儿花似霏,年方十岁,小姑娘从小身体不好,早上都没见出门,只有这会中午了,天气比较好,她才从房间里出来,病怏怏的,巴掌大的小脸没一点气色,只听她说:“我平日里经常不出门,我听说镇国将军府的云姐姐琴艺特别高,我特别崇拜她,母妃,你让云姐姐谈一曲可以吗?让我见一下世面。”

女孩儿柔软舒适的声音,传到在场的每个人耳中,众人都把眼光看向云裳初。

云裳初在心里咒骂一声,想拒绝,可是在看见女孩儿祈求,崇拜的表情,还是站起来向场中走去。

看见云裳初过来,花似霏小脸有些红,她轻快的走向云裳初,“云姐姐,我真的好喜欢你,高山流水遇知音,姐姐,你能谈一曲高山流水吗?”

女孩儿期盼的看着她,希望她能答应。

云裳初忽而一笑,道:“好。”

她坐在凳子上,先拨弄了两下琴弦,她从三岁时,就开始学琴,外人不知道的是她的琴艺乃是她的祖母孙芷情亲手所授。

她低下头,众人只能看到她的侧颜,有几缕头发掉了下来,一身红衣,衬的她肤色越发的白皙,整个人像从林中走出来的精灵,只见她十指快速的在琴弦上拨动,美妙的旋律瞬间倾泻而出,人们仿佛能看到整个故事,能看到两个人的友情,一个谈曲,一人看书,相协而座,一人故,一人心灰意冷。琴声慢慢收尾,众人仿佛还沉浸在感情中无可自拔,不知何时不知今日。

花似霏先打破了这份宁静,她眼眶红红的,弯着腰对云裳初说:“云姐姐,我能和你做朋友吗?”

云裳初笑着应声。

花似霏着急的说:“是一辈子的好朋友,”她刚说完就开始激烈的咳嗽起来。

云裳初赶紧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背,温声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花似霏听了她的话,眸子一转,甜甜的笑了。

……

镇国将军府西华院

云裳初坐在椅子上,漫不经心的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人。

蝉夏和凝冬跪在地上,脸上都是汗珠,从成王府出来,云裳初一直没有和她们两说过话。

“自己说还是走人?”云裳初淡淡的说。

蝉夏和凝冬对视了一下。

蝉夏开始说,她们两从小就被人挑中,他们给家里人给了一大笔银子,然后她俩人就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然后就和一群女童每天一起训练。

整整训练了五年时间,她们两人在比试中脱颖而出,然后就被带到将军府了,就一直侍奉着云裳初。

“他们是谁?”云裳初问蝉夏说。

“他们具体是谁我真的不知道,小姐,这个我们没有骗您,”蝉夏急切的说。

云裳初又把目光看向凝冬。

“小姐,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,只知道是一个组织,我们被带到哪里,是一个大院子,只有十几名年轻的女子教导我们,我们五年来从来没有出过院子?”凝冬说。

“组织?”云裳初细细的琢磨着两个字。

而此刻门外

一个慈祥却又不失严厉的老妇人她缓慢的走到屋子前面说:“流朱,你站在这里干什么?”

“陆嬷嬷,小姐在与蝉夏和凝冬姐姐在里面说话呢?不让任何人进去?”流朱自豪的说,仿佛她是云裳初最信任的人。

陆嬷嬷瞅着屋里,晦暗不明的看了看,转身又呛呛危危的走了。

云裳初听见了门外的对话,说:“那陆嬷嬷呢?”

“陆嬷嬷我们不知道,陆嬷嬷是被夫人带进府里的,”蝉夏说。

“你们俩平时听谁的?”

“当然听小姐的?”她们两异口同声的说。

“好好说,不然你们以后别想在踏进西华院。

“我们真的听您的,”蝉夏和凝冬跪在地上,泪花闪闪。

“那大少爷呢?”云裳初饶有兴趣的说。

两人听了云邑礼的名字,皆是浑身一震。

云裳初眼中的嘲讽越来越浓。

  • 重生之妻命难为 截图1
  • 重生之妻命难为 截图2
  • 重生之妻命难为 截图3
close

关于我们 | 广告合作 | 网站合作 | 免责申明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? 2010-2019 看呗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:湘ICP备16012904号-2